美发店女老板让我感觉中邦女性的善良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美发产品
美发店女老板让我感受中国女性的善良 王旭明 陈总,其实一点也不名副其实,叫小陈更合适。 所以叫她陈总是她经营着一家叫小陈创意的美发店,没 有员工、没有收银、没有财务出纳
美发店女老板让我感觉中邦女性的善良

美发店女老板让我感觉中邦女性的善良

  美发店女老板让我感受中国女性的善良 王旭明 陈总,其实一点也不名副其实,叫小陈更合适。 所以叫她陈总是她经营着一家叫“小陈创意”的美发店,没 有员工、没有收银、没有财务出纳之类的,只有她一个人, 所以叫陈总又沾点边。我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去“小陈创意” 的,第一次美发就被深深吸引住了。因为我喜欢的这种发型 据说在七八十年代很流行,现在早已过时,因此很多美发店 师傅也都不知道这种造型和不会这种手艺了。这种叫做“奔 式”的发型,跟随了我很多年,有人还把它称为我的标志、 象征。 曾经有几次我到装潢讲究、 甚至十分豪华的美发店去, 要价不菲不说,头发愣是吹不起来,急得大师傅叫二师傅、 再叫三师傅,掰扯来、掰扯去,急得满头大汗,头发就是不 成型儿。陈总就不:打开吹风机,不紧不慢的从发根开始吹 起,一缕一缕的几分钟那头发就像雨后的春笋蹭蹭地蹿了起 来,再用啫喱水、发胶之类的稍稍打理,那“奔式”就出来 了,正合我意,前后加起来不超过十分钟。更令我惊讶的是, 十块钱结账,后来我实在不好意思,她才勉强接受了 20 块 钱。从此,我就成了“小陈创意”的常客。 刚开始,每次 到“小陈创意” ,陈总并不都对我笑脸相迎。我总希望我一 到她的店,店里没有其他客人,我不用排队等候,即刻能美 上发,这种情绪流露出来,陈总就很不高兴: “我不是你的 专店,对不,你得等着。 ”吃到这种冷柿子,我心里满不是 滋味。 再有, 我经常见到一些邋里邋遢、 脏兮兮的民工到 “小 陈创意” ,看一眼就够了,忍不住对陈总说: “这十块二十块 的, 还不够洗推子、 洗剪子的功夫呢! ” 陈总又不高兴了: “你 别这么说,这些都是我的上帝,这么多年来,我就是十块、 二十块挣出来的。 ”嘿,吃了什么药了,总和我呛着来?我 心里愤愤不平地想。但还是离不开“小陈创意” ,因为她的 吹风技术高,还便宜。何止吹头呢?我后来试着让她剪了一 次发,哇,这小头剪得也蛮利落呢。后来,又试着让他染了 一次头,不放心美发店的染发剂,用自己带的染发剂,这在 一般的美发店也是不允许的,陈总二话没说,把头染得自然 而美观,且加工费只收二十元,你说,怎能不迷上“小陈创 意”呢?由于工作的原因,我常常是晚上八九点甚至更晚的 时间去美发。有一次,我十点多去她的美发店,已经打烊了。 我敲门,她不高兴地说: “这么晚了,不能开门了。明天你 再来吧。 ”我很纳闷,十点多并不晚啊,为什么那么胆小怕 事?我还纳闷, 在这里美发一年多了, 竟没有见过她的老公, 莫非?纳闷儿归纳闷儿,人家还是不开门,我只好在门外跟 她说: “陈总,明早八点就来啊。 ”里面柔弱却又有些不耐烦 地回答: “行了,我知道啦。 ”深夜的街道上,我一个人在回 家的路上走着,微风吹拂,月儿高照,我却一点心思也没有。 这女人,让我好没面子,闷闷然,回到家中。第二天一早便 如约来到“小陈创意” 。 “昨晚干嘛那么不高兴啊?什么地方 得罪陈总了?”我用习惯的调侃问到。 “没什么,深更半夜 的,一个女人不安全,还会招来是非。 ” “什么,什么,你单 身啊?那上次您不是指着一个男人跟我说是你老公吗?”我 习惯性地喜欢打探别人私事儿, “那是逗你的。我一直是一 个人过。 ”我知道了,陈总还是一个单身。陈总在孩子还上 小学时就和老公离婚了,陈总老公据说是商人, “是不是钱 挣多了,就把你遗弃了。 ”我逗她。 “要是真当了大老板还好 呢,我还能沾点光呢! ” “呦,没当上大老板还瞧不上你呀? 我看你就适合做没钱人的媳妇,又能干又会说,里外一把 手。 ” “要都像你这么看人就好啦!这么多年都是我一个人拉 扯孩子,他什么都不管,还时不时找我要钱。 ” 陈总告诉 我,离婚后,前夫不断找她要钱说是业务需要,直到一个偶 然的机会陈总知道前夫已经再婚并且生了一个儿子,她才断 然拒绝再给前夫钱花。我对陈总说中国女性还真是善良,像 你这样的就是善良中的善良。每每说到这个话题,陈总是莞 尔一笑: “这没有什么,谁到了这个地步都得这样,生活总 得进行下去哦。 ”一个女人跟你诉说她的家事,说明情感更 近了一层,从此我也对陈总又多了一层理解。我尽量不在十 点后美发,尽量不在他面前说老公什么的,偶有一两次晚些 美发,她也不再拒绝,还欣然为我美发吹风,且无怨了,认 同和理解是多么重要啊。在陈总那里美发快两年了,我还发 现一个奇怪现象。大凡当下到任何一家美发店或类似什么店 去消费,希望和要求顾客办卡是必须的,我都在陈总这美发 这么长时间了,却从没有见她提起过办卡这件事。我也自然 不提“办卡”两个字,是因为有侥幸心理,好不容易碰到一 个不办的,就别上赶着了。终于,有一天我憋不住了,问起 了办卡的事儿。 “我才不弄那那东西,有了卡,人家不愿意 上你这来还得来,多难受啊!再有我自己也被套住了,什么 时候想不干了还不成,管住别人又管住自己的事儿,我一般 都不干。 ”不经意间,陈总经常说些哲理或发人深省的话, 我很佩服她。我问她为何不招小工就一个人干,她说,她曾 经招过小工,一来二去的因为各种原因让她很伤心、累心, 店也小,所以就打算一个人干到底了。我说: “您这么高超 的技术,如果办成像北京的大的美发连锁店多好啊! ”陈总 淡然一笑: “我这个人从来就胃口不大,小女人心怀,能干 点什么,养活自己足够了。 ”好一个小女人心怀的陈总啊! 去年 6 月,陈总的女儿高考没考好,上了个三本院校。陈总 征求我的意见, 我说如果没有好的学校可选, 还不如读高职, 学门儿手艺。接您的班不是挺好吗?陈总摇摇头说: “再惨 也不能让孩子混到我这程度啊!你以为我干这个活儿轻松 吗?”她把手伸给我看说,您看看我这双手的颜色,不仅这, 染头洗头, 那气味儿和液体都对人有影响, 我是闻了一辈子, 也闻够了。听到这话,我也不禁怆然。陈总让孩子学的三本 是 3+2 的学制,其中有两年要到国外学习。 “我给孩子攒够 钱,把她培养出来就算完成任务了。 ”我关切地问道: “你前 夫得多少掏一点儿吧,平常不赡养孩子,到这关键时候还不 给拿点儿。 ” “指不上。前两天还找我姑娘要钱呢,说‘给小 弟弟一点钱,资助资助他。 ’ ”她说。我听了,愤愤然地说: “这是什么男人,不配当父亲! ”陈总仍然淡淡的一笑, “无 所谓的,我都习惯了。 ”因为种种原因,房东不租陈总铺面 房了,陈总搬到地下室,也没了“小陈创意”的牌匾,但找 他美发的人仍然不断,包括我。听说,陈总最近又有了新的 男友,那天我去美发,见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,陈总大大方 方告诉我, 那个背影就是他的男朋友。 我真心希望这个男人, 好好的、负起责任的、像一个男人一样的爱陈总。我固执的 以为,陈总这样的女人在当下是越来越少了,惟此,她才值 得去爱和被爱。祝他们幸福———